请恕我诺丁鸭直言,这次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其实并无新意

前几天,鸭子收到郭征洋同学的一封来信,看完之后只有一种感觉:鸭心甚慰!

(向上滑动启阅)

当我们燃起对经济学的热情,

诺丁汉离下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

还有多远?

作为主编之一,我很骄傲能够搭建起一个属于宁诺的学术平台,但最让我开心的是,能够在这里遇到很多对经济学充满热爱的同学。他们心中燃烧着的对经济学的热情甚至让我们感到惭愧。

我们常聚在一起讨论,但所谈论的不仅仅是需要审核的文章,更多的是经济学热点:税收、汇率、贸易战以及一切与经济相关的话题;

我们也会畅想未来,抒发自己经世致民的雄心,一辈子坚持经济研究这一“令人头秃”的事业;

甚至“大放厥词”,说将来一定要在经济学界竖起“诺丁汉学派”的大旗,拿下一个诺贝尔奖。

这些言辞带着少年意气,但我依然很开心,因为我看到了《宁波经济评论》存在的真正意义——不是收录多少文章,更不是出版多少期多少册,而是激发了一群人对于经济学的热爱。

2003年,克莱夫·格兰杰(Clive W.J.Granger)教授为诺丁汉经济学院第一次摘得了诺贝尔奖的桂冠。

没有人知道诺丁汉大学什么时候会迎来下一个诺贝尔经济学奖,也许很近,也许很远。但既然有一个个踌躇满志的“青年经济学家”,这些就无所谓。因为有他们在,经济学就有发展的可能,这个世界就会走向更好的一端。

每个人都可能是经济学家。

图文解说:黄昱青、郭征洋

电子编辑:Nico Tian

转载或进一步了解请联系:

宁波诺丁汉大学

A World Beyond Ordin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