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生生物复牌无悬念跌停!逾 2 万股民被套如何索赔?

11 月 5 日,因狂犬疫苗造假事件深陷退市困境的长生生物复牌后无悬念跌停,股价报 3.10 元。公司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此前公司因违法生产狂犬病疫苗被罚没逾 91 亿元。

长生生物复牌后无悬念跌停 截图来自 wind

11 月 1 日晚间,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自 11 月 5 日起,公司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将从 "ST 长生 " 变更为 "*ST 长生 "。

离退市更进一步

长生生物公告称,原定于 2018 年 8 月 31 日披露 2018 年半年度报告、2018 年 10 月 31 日披露 2018 年第三季度报告。但公司称,由于狂犬疫苗事件被调查,公司半年报、三季报编制工作陷入停顿,公司无法按照预定时间披露 2018 年半年度报告和 2018 年第三季度报告。

公告还指出,由于在法定的披露大限后两个月后仍未完成半年报披露,公司因而触及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 *ST ) 的条款。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 ( 2018 年修订 ) 》的规定,公司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后,在两个月内如果仍未能披露 2018 年半年度报告,深交所将可能暂停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据此推算,对于长生生物而言,如果其在 2019 年 1 月 5 日前仍未能披露 2018 年半年度报告,公司将等待深交所做出是否暂停其股票上市的决定。

此外,证监会今年 7 月底修订的退市规则中,将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生态安全、生产安全和公众健康安全等领域的重大违法行为纳入强制退市情形,拓展了退市制度的作用范畴。长生生物因制造问题疫苗危害到公众安全,被市场人士认为应属于新增加的强制退市情形。

半年报为何难产?

根据长生生物公告,半年报迟迟难出源于 3 名独立董事的反对票。

公告称,上周长生生物召开董事会,审议公司《2018 年半年度报告及其摘要的议案》,有 6 名董事出席。根据投票结果,3 票同意,3 票反对,0 票弃权,审议未通过《2018 年半年度报告及其摘要的议案》,投出反对票的全部为独立董事。

独立董事马东光认为,由于长生生物已被国家巨额罚款,能否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无法对当前报告中公司生产经营及财务等情况进行判断,故持反对意见。

独立董事沈义认为,一是存在对 2018 年半年度报告中部分章节的表述异议,二是公司部分董事、高管无法履职,无法向其核实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因而持反对意见。

独立董事徐泓认为,《2018 年半年度报告及其摘要》中第 156 页 " 资产负债表日后事项 " 未披露长生生物的重大非调整事项,故持反对意见。

相对于长生生物营收和利润规模而言,监管部门的罚单确实是巨额数字。

在今年 10 月份食品药监部门对长生生物全资子公司长春长生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吉林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没收长春长生违法生产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 ( Vero 细胞 ) 7794034 支,没收违法所得 18.92 亿元,处违法生产、销售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 ( Vero 细胞 ) 货值金额三倍罚款 72.12 亿元,罚没款共计 91.04 亿元。

根据长生生物披露的财报数据,尽管公司 2017 年营收创出上市以来新高,但也只有 15.53 亿元。

逾 2 万股民被套牢如何索赔?

据悉," 造假事件 " 被爆出后,已经有多家基金公司将 ST 长生的估值一路下调,甚至下调至 " 估值为 0"。

8 月 1 日,中信保诚基金发布公告,为维护基金份额持有人利益,7 月 31 日起对旗下基金持有的 "ST 长生 " 按照每股 0 元进行估值。

此后,又有宣华夏基金、平安大华基金和长城基金三家基金公司发布公告称,自 8 月 24 日起,旗下基金对 ST 长生按照 0.00 元进行估值。

一般而言,基金对有退市风险的股票给出零元估值,是认为其将一直跌停直至退市,并且公司没有任何清算价值。

自 7 月 15 日疫苗案爆发以来,长生生物股价连续 32 个跌停,创下 A 股跌停纪录,在市场等待第 33 个跌停之时,该股竟意外涨停,在停牌前一天又以跌停收尾。

根据深交所互动易披露的数据,截至 2018 年 7 月 10 日,ST 长生共有股东 24817 户,由于此后股票跌幅巨大,且交投数量稀少,股东户数大概率仍保持在上述水平,约 2.5 万股民因此已严重套牢,并浮亏惨重。

据券商中国报道,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律师、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厉健律师就长生生物疫苗事件引发的投资者权益保护,联合发表公开律师意见及征集函表示,长生生物生产疫 苗劣药,根据《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应依法向受害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因此,长生生物应主动设立赔付基金,以保证向受害者作出赔偿或补偿。

独立财经评论人士皮海洲近日也在其微博上发表观点表示,除了罚没款需要用于赔偿投资者之外,还需要用高俊芳等有关责任人名下的股份及其全部财产来赔偿投 资者损失,直到主要责任人倾家荡产。由于长生生物涉及的投资者数量超过 2 万人,因此,这显然并不适合用司法的途径来解决,而应由监管部门与政府部门以及司 法部门联合成立专项赔偿小组,来统一协调解决,以此体现 " 始终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 " 的原则,进而将长生生物问题疫苗事件圆满解决。

来源:中新经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