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电影面临窘境:是赌一把票房?还是卖给Netflix?

绘制:Josh Holinaty

面对不确定的票房环境,主流制片公司的高管们更频繁地提出疑问:“我们应该在电影院试试运气还是把它卖给Netflix?” 问题的对象是最近几部中等预算的科幻电影,如派拉蒙的《科洛弗悖论》(The Cloverfield dox)及环球影片公司的《灭绝》(Extinction),他们的答案是:“卖”。

Netflix为《科洛弗悖论》支付了超过5000万美元,即使最初这场赌博并没有吸引主流关注。在2月4日超级碗比赛结束后,《科洛弗悖论》出人意料开播,在三天内吸引了280万观众。

尼尔森的视频点播收视率报告显示,相比之下,Netflix花费9000万美元制作、由威尔·史密斯主演的《光灵》(Bright),同样斥巨资在超级碗投放了广告, 在2017年12月22日上线后,三天内吸引了1100万观众观看。(Netflix内部人士指出,《科洛弗悖论》是被添加到观众观看列表次数最多的电影之一,此外,尼尔森公司的统计数据不包括笔记本电脑和移动设备。)

如果派拉蒙坚持保留《科洛弗悖论》的电影发行权,这个电影会有怎样的票房表现呢?这个问题无法得到明确的回答。如果将上映三天内的观影人数,以2017年平均电影票价格8.97美元计算票房,那么这部影片的首映票房将超过2500万美元。但这只是“如果”,毕竟在自家沙发上看电影比去电影院看轻松得多。

《科洛弗悖论》还要抵御同档期其他电影的冲击。电影最初定档2017年2月14日,若真是如此,它可能会被该周末首映票房登顶的《逃出绝命镇》死死压制,后者拿下了3370万美元的国内票房。如果是按暂定的延后档期在2017年10月27日上映,它也将要与该周末的首映票房第一《电锯惊魂8:竖锯》竞争,后者票房为1660万美元。

之后,这部电影又把档期改为今年2月2日,这样它可能会受到《勇敢者游戏:决战丛林》和《移动迷宫3:死亡解药》的两面夹击,这两部影片的票房收入均接近1100万美元。在撤档之前最后确定的上映日期4月20日,它将要面对道恩·强森主演的新片《狂暴:世纪浩劫》(Rampage)的巨大威胁。自然,派拉蒙并不想在这几个档期里冒险。

除了《科洛弗悖论》,Netflix手上还有不少主流制片公司的电影。Netflix买下了由迈克尔·佩纳(Michael Pena)主演的科幻电影《灭绝》的全球发行权,该片在去年11月底被环球影片公司撤档。Netflix也获得了娜塔丽·波特曼主演的新片《湮灭》(Annihilation)(后期制作阶段)的国际发行权,派拉蒙公司于2月23日在美国上映该片,还有新线电影公司《杀戮战警》(Shaft)(预制作阶段)的国际发行权,后者预计将于2019年6月14日在美国上映。Netflix还向环球影片公司购得了桑德拉·布洛克后末世题材电影《鸟舍》(Bird Box)的全球发行权,目前该片正在制作中。

对于外部人士来说,Netflix及其电影部门负责人斯科特·斯塔博(Scott Stuber)——他还没有推出一部能够媲美Netflix大热剧集的标杆式影片——的这些举动似乎令人十分困惑,但它们都是为瞄准特定受众群体的订阅量而服务的。“他们很清楚他们在做什么,以及他们的东西为谁而买,”一位同行高管说,“他们对院线不感兴趣,否则他们就会买下一家连锁影院了。”

为实现刺激订阅量增长的最终目标,Netflix花费了数十万美元,为其获得奥斯卡提名的纪录片《伊卡洛斯》(Icarus)购买了2月11日电 视新闻节目《60分钟》的广告位,这一期《60分钟》聚焦的是俄罗斯禁药风波。一位知情人士称,该广告成功地推动了新会员的增加。

对于制片公司来说,把电影卖给Netflix的这笔账不难算:为可能不会获得太大反响的作品保留颜面,让公司账单好看一些。不到三年前,类似的想法会以在1月、4月或8月底上线一部影片来实现,尽可能分走一些关注度,再用DVD和辅助销售来弥补一定的损失。“Netflix已经成为新的辅助市场,”一位制片公司主管说。

然而,新上映电影频繁登陆Netflix可能并不符合电影公司的最大利益。 另一位电影行业高管指出:“从长远来看,这会对制片公司造成伤害。”

翻译:鲁映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