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新能源巨头、瞄准万亿材料赛道

新能源赛道是当下全球公认的朝阳产业,也是高新技术产业扎堆的应用场景,赛道吸引了大量跨界玩家,其中不乏世界500强和各类国企、央企。但是随着方向选择的同质化,赛道中许多产业变得拥挤,尤其缺乏核心技术支撑的跨界者已提前退场,在经济周期遇到困难的时候,核心竞争力成为了最亮眼的差异。

一则上市公司的实控权变更悄悄打开了新能源创新融合的大门。上市公司世名科技的实控人由吕世铭变更成陆勇,公开信息显示,陆勇是江苏锋晖新能源公司的董事长,但是江苏锋晖新能源公司的股权架构及其简单,看下来只是陆勇个人的持股平台。但是起这个低调富豪的背后,却是一个精心布局的新能源产业帝国。

公开信息显示,陆勇是毕业于东南大学,早期企业架构都是以地产、文化、建筑为主。但是近些年都是以新能源产业为主。几个标志性事件已经预示这个神秘苏商必定不平凡。联合熔拓资本,重仓融科储能。陆勇直接和间接投资融科储能的股份比例接近10%。从投资时间来看,早在全钒液流爆发之前,这位神秘苏商已经深入布局。除了股权投资外,更是在江苏南通成立了合资公司,共同开展钒液流业务。目前融科储能是全钒液流技术的领跑者,陆勇作为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应该是早早的锁定了材料市场的机会,世名科技的主营恰巧也是化工材料,并且2023全年都在布局储能,世名主推的锌镍储能也到了爆发的时间,不知都产业化进度如何?世名同时和中贝通信、苏州清陶构建了战略同盟。随着新实控的到来,一切就清晰了。

综合储能孕育巨大商机,成本降低才是王者之选。全钒液流是去年的热点话题,优点在于安全性高,长时储能效益好。缺点在于一次性采购成本高,相应速度不高。但是如果结合上锌镍储能、固态电池,如果能提供综合解决方案,锌镍+全钒或固态电池+全钒,结合世名科技本身化工材料出身的特性,在电解液优化过程中发挥自身特长,这样新能源与新材料的结合,值得行业期待具体成果展示。

打造风光水储大基地项目,押宝HJT龙头。去年云南大理的一则产业新闻引起巨大关注,当时的主角是华能水电和华晟新能源,现在看来,陆勇才是这个千亿项目的关键人。陆勇同时是江苏华晖新能源董事长,华晖新能源是由华能和锋晖新能源各50%组建的混改企业。同时,陆勇个人也是华晟新能源的股东,虽然只间接持有1.22%的股份,但是和华晟新能源董事徐晓华在华晟持股过程中是一致行动人关系。华能水电的规划部主任卢吉曾表示,华能水电与江苏锋晖共同采购15GW异质结电池。陆勇对于华晟既是战略股东,又是市场赋能的终端力量。2023年华晟融资超50亿元,成为异质结全球产能的领跑者,大理大基地项目的支持无疑基石作用的存在。陆勇对光伏的理解可能远不止于项目开发,如果纯粹从成本角度来看,大电站选择异质结组建是需要面临巨大挑战的,如果异质结未来成为主流,陆勇很可能是异质结吉瓦级电站的第一人。现在控股的世名科技同时在拉晶、切片领域有所布局,结合上下游产业链整合思路,未来的世名科技大概率会全面切入异质结材料领域,如果能通过材料领域实现降本,那将是不可想象的辉煌局面。

125亿元海上风电大项目,国内单体容量最大。在陆勇曾任职位的企业中,江苏华威风力发电有限公司是非常醒目的存在,彼时对该项目的报道是轰动性的,最困难的开发期,陆勇是当时的董事长,公告信息显示,直到2022年3月才发生变更。海上风电是新能源皇冠上的明珠,我国的海上风电产业链相比欧美还有巨大成长空间。虽然不知道世名科技的材料应用未来是否会在该领域发挥作用,但是材料的魅力在于只要赛道正确,市场开拓能力强,材料永远是稳定的利润来源。

公开信息了解到的内容非常有限,相信实际的产业布局肯定远不止于此。沉静了多年终究爆发的力量,在新能源大浪潮中弄潮,时代需要民营企业迸发激情,精细化工新材料就像一艘豪华邮轮,外面看没什么差异,打开的每一扇门都是惊叹,在新能源的大潮中行驶,期待行业的发展,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在大理风光水储论坛中曾坦言:资源配置分散化、联合调度模式不成熟、征地移民、收益分配和电价机制等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我国水风光一体化综合效益的发挥,希望大理乃至整个云南的探索实践可以为风光水储协同发展的模式提供更多积极参考。最后,希望陆总新能源和精细化工的结合能为行业及产业发展提供更多优秀案例。